首頁
  
承認失敗也是一種難得的師德

    面對百般鼓勵、千方引導、萬分期待卻始終厭學的學生,面對劣跡斑斑屢教不改的學生,選擇放棄其實比選擇堅持更難。堅持是教師職業的本能的習慣性選擇,而放棄則是需要更理智的思考,并且必須在痛苦中作出的決定。但是,我們必須學會放棄,因為,放棄,有時也是一種教育方式,而且,學會放棄,學會承認自己教育的失敗,那更是一種難得的師德。

    是的,我們總是習慣性地堅持著,我們對自己說:沒有教不好的學生,只有不會教的老師。于是,我們把自己的思維禁錮成神的模式,脫離現實的社會,背離學生的思想源泉。于是,我們越來越感覺到力不從心,越來越搞不懂現在的學生,越來越覺得自己好失敗。而我們偏偏不能承認這樣的失敗,不肯放棄自己的教育,因為傳統的觀念告訴我們:放棄對學生的教育意味著喪失師德。

    暫時放棄一個學生的教育意味著喪失師德嗎?事實并非如此。

    醫生是和教師一樣的與人為善的職業,可比的地方很多,放棄也有可比之處。醫生的職業無非是在做兩件事:診斷,然后治療,即對癥下藥;教師這個職業也是兩件事:觀察,然后教育,即因材施教。再高明的醫生也有治不好的病人,但是,一個醫生診斷出某位醫人已經無藥可救的時候,就是在憑自己的知識、經驗和才華背離了醫德嗎?顯然沒有人會這樣認為。而如果是同樣的情形出現在學校,我們則習慣性地認為是教師的判斷決定了“病人”的生死。當醫生發現自己無藥可下時,可以心平氣和地把事實講出來,而當教師無教可施時,為什么要把事實藏起來?為什么醫生可以選擇放棄治療而教師就不敢選擇暫時放棄自己的教育?

    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庸醫和庸師恰恰都是不會在口頭上輕言放棄的人。庸醫總是給病人不停地開這樣那樣的藥,但不管藥是否有效,直到病人病死為止;庸師也總是對問題學生進行這樣那樣的教育,但不管教育是否有效,直到學生離開學校為止。庸醫和庸師都是真正只把病人和學生當成了“衣食父母”的人,而這樣的庸人也常常是最能把病人和學生的小毛病拖成大問題的人,因為庸就是庸,說得再好聽、做得再好看也沒有本事對事情作出正確的判斷,更不用說解決問題。然而,按所有可以量化的標準來看,庸醫和庸師都是最符合職業道德標準的人,至少他們不言放棄,他們總是在堅持做著什么,盡管他們所做的其實并不是為了治好病人教育好學生,但他們所做的看起來讓人無話可說。這樣的庸人就算有醫德師德了嗎?

    一個好醫生是不會輕言放棄的,同樣,一個好教師也是不會輕言放棄的,但是,千萬百計之后,確實山窮水盡了,確實無能為力了,是承認失敗還是隱匿事實?這是要看人品人格的事。只有品格高尚的人,才能不首先考慮自己的聲譽自己的飯碗,尊重事實,實事求是,承認失敗,直言放棄。也只有這樣的“行”才是真正的“德”!

    一個輕言放棄的教師是讓人擔憂的,一個永不言放棄的教師也是讓人擔憂的,前者是憂放棄了不應放棄的,后者是憂背負了不能背負的。以行見德,如果把溫暖一塊石頭的熱情放在更多的雞蛋上,也許才是為教育真正付出了更多。
     
來源:k12專稿
加入時間:2005-1-27
點擊次數:22
 
—— All Rights Reserved By DQGJZX 2002-2004 ——
欧美日韩激情亚洲国产,亚洲精品私拍国产,亚洲精品日韩专区在线观看,自拍偷无码专区,日韩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国产综合精品女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