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 思

我愛你們在明天的路上哭
我愛你們在笑的時候仇恨
我愛你們在仇恨的時候吃完所有巧克力和漢堡包
我愛你們在吃藥的時候想起知識
我愛你們在想我的時候嘲笑自己
我愛你們嘲笑我的時候坐立不安
我愛你們私下傳閱我的日記
我愛舞臺
我愛于是便有了舞臺
我愛離開
我愛便有了離開

——《先鋒戲劇檔案》

    一九八四年,我還沒有出生,卻已有了如此先鋒實驗的劇本在舞臺上開演,極其強烈的自我情緒和支離的生活表情在空氣中一點點溢散,潰爛。
    而現今,出生在八零一代的孩子們中恐怕很少有人會知道孟京輝,知道廖一梅,知道林兆華,知道和我們幾乎同一時間出現在地球上的一些先鋒戲劇。就像他們聽著孫燕姿的《Hey Jane》卻不知道John lennon,就像他們沉迷于安妮寶貝卻讀不懂?思{,再或者當他們在細品《愛爾蘭咖啡》的時候卻忘了老舍早已創作的經典《茶館》。
    “寫作是對心靈的一場祭奠”說這話的時候,我還只有十七歲,很虔誠。是內心對老一輩藝術家兢兢業業的虔誠,是內心對朋友少年關于理想的癡狂所表露的虔誠,是對那些生命當中因無法承受之重而悄然死去的人所吐露的虔誠。盡管“麥田”里依然風清云淡,盡管“海洋”上依然風云難測,盡管《廣陵散》余音未了,盡管“回家”的路還未走完,可是梵高死了,海明威死了,嵇康死了,顧城死了……
    “文學會成為終身的夢想”說這話的時候,我笑容滿面,眼晴明澈,氣宇軒昂。瞧,我們依然懷抱著夢想,生活多好!
    晚上睡覺的時候依然會想到柳永“歸云一去無蹤跡,何處是前期”的蕭索;會想到辛棄疾“隔夜催漏今虬咽,羅幃黯淡燈花結”的惆悵;會想到李清照“江梅已過柳生綿,黃昏疏雨濕秋千”的哀傷;還會想到蘇軾“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陽去相照”的豁達。中午吃飯的時候,還是可以和朋友們講講張愛玲筆下繁華而蒼涼的上海,王安憶筆下厚重而悠久的上海,再或者安妮筆下絢爛而頹靡的上海。平淡的畫面總是縈繞著文學所帶來的幸福的氣息,久久地,不會散去。
    文學,我想我會讓它在我的世界里一直繼續下去,因為真的已經成為生命中很難割舍的一部分……
     
來源:汪倩瑩
加入時間:2004-6-4
點擊次數:335
 
欧美日韩激情亚洲国产,亚洲精品私拍国产,亚洲精品日韩专区在线观看,自拍偷无码专区,日韩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国产综合精品女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